2个月前 (07-28)  文摘大全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何小英在第三次失恋的时候认识了朱。

朱爱上了何小英。他宣称:恭喜你,大到小,智慧到聪明,这就是上帝奇妙的连接。洞房加横批就行了:“爱情就像氧气”。

被称为“校园诗人”的朱疯了。他每天给何小英的卧室打电话,每天读她的情诗。何小英的舍友在背后叫他“蜜蜂”。

何小英很平静。最后三次的爱,让她的心化为灰烬。她不知道灰烬中残留的火星究竟点燃了朱的哪颗。她要像化学实验一样测试朱每个爱情故事中的化学成分,而朱却不知道。

他们相爱了,但何小英忍不住失望了。在朱的《一吨重的情话》中,她没有发现任何新的元素。我希望大支的那些情话,她早就听过很多了,而且她已经把情话的周期表背熟了,所以她心里不起任何涟漪。她对他说:你自己的小说写不好吗?你知道,人们叫你蜜蜂。

朱大声抗议:“我只想做你的快乐蜜蜂,不是吗?”

表面上看,他一点也不不开心,但心里委屈:为了给她几句甜蜜的情话,他用了真心。他像一只勤劳的蜜蜂,为她采蜜。有一次他发现了生命中的一朵小花,他立刻哼唱起来,不由分说地沏了几句甜言蜜语。何小英不知道自己的辛苦。

有一天,何小英发现头上有几根白头发,她慌了。我希望大支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到它,在他的心里感到快乐,就像那些白头发是美丽的白莲花一样。他静静地读了一首歌《当你老了》,并把它改成了自己的歌词。

一周后,朱郑重邀请了他的一些好朋友来唱高歌。他献上了他的名曲,他以极大的投入和深情演唱,全场观众都激动不已。只有何小英一个人遭罪:朱唱得不好。他没有音乐细胞。她喜欢他的小说,但他每天都在思考这些糟糕的情歌。

何小英显然没有跟上朱的节奏。在回学校的路上,她忍不住责备他:你整天像蜜蜂一样嗡嗡叫。你是觉得我老得快还是希望我老得快?

我希望大支的眼泪马上就流出来。何小英很笨,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之后,朱一只蜜蜂,慢慢改掉了“嗡嗡叫”的坏习惯。

平静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何小英终于又发作了:朱,你改变主意了吗?如果你改变主意了,早点说!

朱对这场战争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惊慌失措。他特别强硬:何小英,你就不能改改吗?你总是在心里拿我和你的前任比较。你不累吗,因为你整天假装很冷?

何小英似乎被戳中了伤口,疼得龇牙咧嘴,眼里满是泪水。

他甚至不记得他们是怎么分手的。他记得他们似乎只吵过一次架,然后慢慢冷静下来。直到有一天,他打电话给她,发现电话号码是空的。

多年以后,何小英和朱在省城不期而遇。何小英拦住了朱。她对他说:她错过了他们相处的时间。后来,她发现自己心里一直有蜜蜂。

朱没有说话。他很纳闷:何小英换电话的时候,为什么不跟她要一个新号码?

临走时,何小英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蜜蜂,你还记得你和我甜蜜的情话吗?你已经告诉我这么多了!

朱的脑子里嗡嗡地响着,最后说:你好,何小英!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悦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dylvshi.com/32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