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7-27)  心灵鸡汤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这篇文章的标题有点神秘。说白了,其实就是在吃广西的陕西菜。

古书有云:“饮食男女,人的大欲望是无法生存的。”车间里说:“一方水土养一方水土养。”两句都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但第一句强调饮食是人类正常合法的欲望;第二句指出,饮食有地域差异,不可能走遍天下,到处吃,到处的饭菜一模一样。

之所以突然想起上面两句话,准备评论一下,是因为刚从广西回来“自由行”在桂林一家小饭馆吃陕西油洒面有两次难忘的经历。

那是一个温暖清新的冬日,我在Xi安根本享受不到。下午2点,我和老婆坐动车从南宁到桂林。在桂林宾馆短暂休息后,我出去找吃的。桂林宾馆位于老城区繁华地段,毗邻美丽的榕湖,附近有一条步行街,商店和餐馆紧挨着,但我们选择了一个卷首小的小店和一个只有五个摊位,同时只有20个顾客的小店。

原因很简单——这家小店叫“ Xi安面馆”。来桂林之前,我在南宁呆了5天。我们当地朋友订的酒店比较简单,只提供普通的早餐。午餐和晚餐,我接受了两次宴请,在附近的湘菜馆吃了两次,都还不错。两次去一家“广州粥王”吃炒牛肉河喝皮蛋瘦肉粥都可以。然而,无处不在的当地丝面馆供应用小河沟或其他地方种植的螺丝钉煮的细米粉,并添加鸡腿、鸡翅、烤肉或卤蛋,当然还有蔬菜。客观来说,这样的一碗肉、菜、汤、水、热饭是美味的,尤其是价格不贵。但遗憾的是,我不习惯;哪里可以找到馒头、锅盔、面条?所以,来桂林的时候,不期而遇的是“ Xi安面馆”,“遇到了另一个国家的老朋友”,当然会赶紧吃饭。

面馆老板来自Xi市灞桥区,厨师来自渭南市临渭区。他在桂林开了四家连锁店,有正宗的Xi安餐,包括各种面条、中国汉堡和小米粥。在桂林的6天里,我们来吃了两次,玩得很开心。

在广西街头遇到陕西菜已经不是第一次了。2002年深秋,我第一次来到桂林。在市区的一个桥头堡,我发现了一个小吃摊的醒目招牌,其实是“中国汉堡王,Xi安肉三明治馒头”。我上前一问,觉得挺地道的。听了家住Xi安东关乐居农场的摊主介绍,生意还可以。2012年春末,我第一次来到南宁。我住的酒店正在举办西北美食节。我点了羊肉包子和中国汉堡。还可以,但绝对不正宗。请向厨师咨询。原来他一直在当地工作,只是去了Xi安交流学习了一小段时间。这次除了前面提到的桂林Xi安面馆,阳朔西街也有一家卖陕西菜的餐厅。门外招牌写着:“冷娃凉皮,一个10元,两个18元,三个26元;冷娃中国汉堡,一个10元。两个18元,三个26元。”但是餐厅的名字叫川陕餐厅,陕西菜只占全国的一半。从2002年深秋到2016年底,十几年过去了。在我的感觉里,南宁、桂林、阳朔经营陕西菜的店总是那么少。广西吃秦山。大多数情况下,只能是奢望!

但另一方面,如果一个来自广西的流浪者在xi安,突然变得极度渴望家乡的美味螺丝粉,他能如愿以偿吗?

民间俗语里好像还说得好,“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换句话说,所谓“一人吃另一人”。这句话所展现的是饮食领域的地域文化现象。

地域文化由于生存环境的不同,在生活理念、生活方式、生活形态等方面有着明显的不同。在“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农耕文明时代,交通不便,沟通困难。不同的文化很少有机会互相学习,互相取长补短。地域文化的鲜明个性特征,历经沧桑,具体来说就是饮食文化。当原始人类还处于以渔猎为生的发展阶段时,他们的饮食主要是为了满足自己。虽然从吃、喝血到熟食有了很大的飞跃,但没有烹饪艺术,只是在生产力不断提高、社会阶层和分工出现后,烹饪才慢慢成为一种职业和一门艺术,并日益发展。这种艺术,由于不同地区的自然条件、地理环境和财产资源的差异,呈现出鲜明的特色,地域饮食文化由此而生。

首先,这个地方和那个地方差异极大的生态环境决定了两个地方的饮食内容完全不同,然后这个地方和那个地方的人逐渐养成了不同的饮食习惯。广西人爱吃螺蛳粉,陕西人爱吃油洒面的原因就这么简单!

然而,人类社会的进步和发展必须依靠文化的交流和促进。因此,即使在相对封闭的农耕文明时期,我们的祖先也从未放弃对外界的探寻。张骞的西域之行和郑和下西洋是最辉煌的两次壮举。沿着地面、海上的空中通道,工业文明诞生后,人流、物流、文化流滚滚而来。在汇聚、碰撞、磨合的过程中,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文化,就像西方的一句谚语说的,“一块石头在打磨另一块石头的同时也在打磨自己”具体来说:一是内容更丰富;二是特点更加鲜明。

说内容更丰富是很好的理解。以饮食文化为例,历史上从国外引进并不断被中国人接受的食材、调味料、烹饪技术甚至饮食观念数不胜数;现实中,在我居住的内陆城市Xi安,近几十年来出现了一批来自全国乃至海外的菜系和菜系,其中一些菜系迅速走红,占据了相当大的市场份额。同时,陕西美食本身也在这种开放的氛围中变得多姿多彩。一窥全豹,中国各地餐饮文化的发展和进步,大体是一样的。

然而,地域饮食文化的鲜明个性永远不会消失。原因是——我曾经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在人体器官中,最让人难忘的不是大脑,而是胃。童年时吃过的那些简单可口的饭菜,总会被胃默默记很久;而这种记忆一定会伴随人的一生。”在春夏秋冬形成了无数的饮食爱好和习惯后,无论是身体层面还是形而上层面都与人亲密拥抱,被亲切地称为“家乡的味道”,“比如妈妈的味道/[/K13]辣椒直到明末才由海路传入中国。总的来说,东南沿海的各个地方都应该先吃辣“靠近水面”但是几百年过去了。现在,中国的辣人们在哪里?俗话说,“四川人不怕辣,湖南人不怕辣,贵州人怕辣”,陕西、云南都是内陆地区。因为气候潮湿,需要吃辣,或者因为性格比较强势,爱吃辣,当地的家庭主妇和厨师成功地用外来食材创造出了地域饮食文化的新特点,精彩却又顺理成章。

无论地球如何变得越来越小“ ”,无论流通和交流多么容易,在这个地方和那个地方的文化不断交融和相互影响的背景下,各具特色的地域文化无疑会永垂不朽。所以,“一方水土养一方/[想到这,我有点郁闷,因为在南宁、桂林的街头吃不到家乡菜,忍不住笑了!

也有一些词绝不是蛇足。

饮食虽然以地域文化的形式出现,但不同地区饮食的影响明显不同。只是不能用来判断他们的水平。应该说,本地餐馆在当地人眼中是一流的美食,但区域美食的辐射能力往往取决于饮食以外的诸多因素。比如,北京烤鸭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为一种政治象征,成为旧时代的宫廷美食,成为新时代宴请的大菜;另一个极端是川菜,是大众化、大众化的象征。此外,抗战时期,全国各地的许多精英云集重庆等地,其中产生了许多有影响力的四川粉丝;近几十年粤菜北移和粤菜北移是一样的,是改革开放前广东经济高速发展后必然产生的辐射效应;至于肯德基和麦当劳,它们迅速成为中国(之前已经是世界第一)的消费时尚,除了工业化和标准化生产的巨大优势外,还与其人文精神,即以人为本的经营理念有很大关系。和我一样,我第一次踏上肯德基是因为那里有等级不低于星级酒店的厕所。后来,我经常去那里,因为即使我只喝了一杯红茶,我也可以在它干净舒适的店里休息两个小时,而不会被服务员驱赶或白眼。

陕西和广西的餐饮似乎属于相对较弱的地域餐饮文化(相比之下,陕西可能略强)。不然为什么Xi安的螺蛳粉,南宁的油面不能吃?但是我们根本不需要气急。地方菜的首要任务是为当地人服务。在这一点上不断改进已经是一个很大的成就。当然,在现代社会,餐饮是一种资源,应该用来促进经济发展。只是面对现实,我们应该看到,要想大幅提升陕菜的影响力,主要的努力还是要超越餐饮。请想象一下,当陕西富强到让人肃然起敬的时候,当我们有大量的资金和领先的技术在国外投资创业的时候,同时又有大量的商机让各地有志之士涌向陕西的时候,陕西人都在想尽办法让陕西美食保持在一个内室里孕育出来的“的状态,没有人认识她”,但他们什么都不怕

加油,陕西人!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悦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dylvshi.com/31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