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月前 (07-26)  日志文章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秋天,天高风轻,云淡风轻。似乎只有爬得高,才能对得起这样的美好时光。远处的山似乎触手可及,几次想要逃离的尝试,都因为无关紧要的俗事的羁绊而失败,因为要心无旁骛的放松。

那就等重阳节吧。

中国人熟悉阴阳,偶数也有阴阳。“六”为阴,“九”为阳,九月九日为重阳。中国人也喜欢好运等同音异义词,长期与“相同”,寓意长寿。民间传说节气穿越农历,这真的是重阳年,也就是现在的重阳。

在我的印象中,重阳之风来源于一本书。《晋书》与《中庸》:孟佳传:九月九日,孟佳跟随游龙山到了桓温,在龙山山顶。孟佳看着脚下美丽的河流和山脉,陶醉了。没想到,一阵风吹掉了他的帽子,但孟佳没有感觉到。在晋代,丢了帽子是一件尴尬的事情。桓温命人写文章嘲笑他。孟佳平静地拿起笔来回答,他的字很出色。

我爱金人的魅力,佩服那种说不出的心灵自由。说实话,我是通过吹掉帽子的风遇到重阳的。后来,让我更了解重阳,还有菊花。

《九日登齐山》诗中,池州太守穆图敲盘唱:“江瀚秋初影雁,随客载之。世界因微笑而烦恼,菊花盛开时也盛开。”有点醉醺醺的身材。但是,我悄悄问自己,他会不会把这种洒脱的方式输给金人?

小时候,野菊花沿着小道在乡间盛开。那些野菊花,圆圆的脸仰着,对着路人微笑,却被我忽略了。如今,即使在城市公园里,除了人工培育的花朵,也很难找到这些快乐的野菊花。爬山的时候,我想,在诗词的回味中,也许1000多年后你还能在这片土地上看到它们?

我在翠微亭坐下。这是杜牧抬壶的地方吗?环顾四周,我看到石林里散落着几朵野菊花。我想在唐代,这里的菊花应该是枝繁叶茂的。因为在杜牧的诗中,登高、饮酒、赏菊是不可或缺的主题事件,不仅仅是赏菊,菊花一定是大片的土地,具有追逐高秋空气的诗意和艺术意义。

重阳登高,寻找远方“这个词”。有一声叹息,寒冷是突如其来的,悲伤从何而来;有一个问题,人生迟来,路漫漫其修远兮;有的力求胸襟开阔,以山川之美自慰。

池州刘冬镇曾经有一个人,1999年重阳节那天,他没有登高,没有吹风。他总是在凋零的柳树中向前看,看着远方的“这个词”。

那个人就是陶渊明。南宋有谭道鸾。他在《读·秋》:。9月9日,没有酒。他在屋旁的菊花中摘下多余的那柄,在它的旁边坐了很久,看到了白色的衣服,但是王洪送来了酒,即使喝了,他也喝醉了。”重阳节那天,陶渊明在菊花中间坐了很久,看了很久的路,终于白来了,白衣人给他送来一坛酒。

不愿为五桶米低头的陶渊明,野心不大。他不断努力实现“惠及全民”的理想抱负。然而,他十三年的仕宦生活却给他带来了不断的失望和绝望。辞官回乡二十二年后,陶渊明一直过着清贫的田园生活,但他守节的兴趣丝毫没有减少。他的晚年不正是重阳时节高天野菊豪情的写照吗?

重阳节,如果你想为自己感受一些东西,获得一种不停留在事物中的心境,那么秋风、菊花、远眺都不能少。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悦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dylvshi.com/307.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