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7-26)  伤感日志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老姐姐发了一首小诗,根据的《乡愁》改写:“过去,乡愁是火车票,我在这里,故乡在那里。现在,乡愁是一份核酸检测报告。我在这里,我的家乡说:你在那里,不要回到这里!”

就像竹篮毫无偏见地挡住一只麻雀,这首小诗毫无偏见地挡住了我。

我的家乡在石家庄市深泽县。这个位于滹沱河北岸的小镇,因地势较低,“三江而得名“深泽”远在西汉时期。十五岁才和妈妈一起去深泽。刚到深泽,最让人惊讶的是这里的人总是把“形容成” “ baa ”。我哥跟朋友说话的时候总是“咩”来“咩”让我笑个不停。那时候我高二,历史考试不及格,无限难过。我美丽的历史老师走过来,抚着我的头,轻声说:“咩事。”我惊呆了,好像得到了神谕,瞬间就治好了。在那里玩了之后,每当遇到沟壑,我都会在心里模拟我美丽的历史老师的语气安慰自己“有事”。

我是多么依恋妈妈的小镇啊!当我在千里之外有了自己的家,当了妈妈,回家过年的念头从未枯萎。儿子一岁半的时候,爱人有事缠身,不能陪我回家过年。所以我和我的同事兼同胞小白一起回家了。在能把人挤成照片的绿皮火车上,小白脱下军大衣,铺在硬邦邦的椅子上,让我儿子躺在温暖的小窝里舒舒服服地睡觉,而又高又胖的小白,半个屁股靠在椅子上,一路练习“骑行和蹲行”。到了车站,我抱起儿子,忍不住大惊失色。——我儿子在白叔叔的军大衣上尿了很多!我很内疚,小白笑着说:“咩!你不是在背上画了张地图吗?当我们都回家时,村民会嘲笑我们吗?”

还有一年,春节前,我做了甲状腺手术,妈妈和弟弟都反对我回家。我对他们说:“我为什么要给你们看我脖子上的这条皮项链?”我刚带着鞭炮回到家乡。

今年年初,疫情导致“小镇落户。哥哥告诉我,城市关门了,超市关门了,餐馆关门了,药店关门了。……我问:“你有他妈的药吗?要不我过去表达一些?”我哥说:“快递也停了。”脑袋嗡的一声,感觉自己真的陷入了深深的压抑之中……

每次我打电话,有老年痴呆的妈妈都不厌其烦地问我:“你多久回来一次?”我说:“申泽被封了,我回不去了!”妈妈说:“你回来他们敢不让你进去吗?”我说:“当然。”我妈半天没说一句话。我知道她被我说的话吓坏了。

“咩事”我鼓励妈妈和我自己。即使我是一只疲惫的小鸟,即使对团圆的执念已经长成了我的血肉,当我的家乡深深深陷泽脑时,我也知道,气馁意味着帮助。

我挂了我妈妈的电话,这样她就不会听到我哭了/

深锁的乡愁在春暖花开的季节解封。我期待着带着斑鸠的声音回到家乡,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妈妈在街上吃蛋糕,然后买一束她最喜欢的紫色兰花,装满她长久孤独的花瓶,告诉她:“什么的,我们又回到了美好的旧时光。”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悦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dylvshi.com/30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