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7-23)  日志文章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当我第一次到达苏州时,我被雨淋了。

一整天都在下降。空气中有微微的凉意,淡淡的混合,还有花草的芬芳。

雨中踮起脚尖行走的美女,站在路边卖薄薄衣服的绿饺子透过雨里传来的吴侬的幽幽软语,是我对苏州的第一印象。

漫步石桥,听深巷雨声。远离喧嚣城市的浮华。感受宁静优雅的古老魅力,感受内心的宁静。这样的城市是堕落的。至少,我想发呆,喝杯茶。

到苏州,自然是先去园林,然后听评弹,再走到山塘街,最后到姑苏城外乔峰之上的寒山寺,听从古至今的午夜钟声。

苏州是个温柔的地方,需要慢慢走。那些旧墙布满了斑驳的时间痕迹。会剥落,但参差有序。只能慢慢来。精品可以领略她慵懒而轻盈的古韵和风情。渗透到骨子里的风情,就像宋词里的月光,最容易下沉,生出惆怅。这种忧郁与浪漫无关。只是对于前世的轮回,才有了这样的相遇。

晚上,我一个人撑着伞走在平江路上。

平江路是苏州最古老的古街。沿河一条青石板小路,北与拙政园接壤,南可俯瞰双子塔,与观前街相邻,包含无数曲折的水巷。置身其中就像进入了一个遥远的梦。如此熟悉,却又如此陌生。

在幽深的小巷里,远远望去就是平潭。感人至深,细腻绵长,听者神情恍惚。河边的长青石板路,左边是石桥镇人,右边是咖啡馆和特产店。印象深刻的有“猫的天空之城”“散文咖啡厅”“其他茶馆”。

巷子里有一家著名的王记烧饼店。我买了几个梅干菜排着长队的烧饼,在滴水的屋檐下吃。我的心和胃温暖而安全。

从平江路往西是熙熙攘攘的观前街,而往东是无数条狭长的小巷和隐藏在深巷中的破旧老屋。那些老旧的老房子大多是白墙蓝瓦,木栅花窗。斑驳的旧院墙早已褪色。爬在残瓦上生出一丛丛小草,在夜风中轻轻摇曳。让人想起《答直》,想起那些烟草和杂草荒芜的日子。

随意在车道之间行走,如在迷宫中。狮子寺巷、钟家岗巷、大儒巷、肖佳巷、航桥巷。小巷里满是高墙和蜿蜒的街道。不知道高墙里藏着多少私人庭院,在那些深深的庭院里,发生了多么温柔缠绵的爱情。

据说,平江路上的窄巷深宅里,住着许多清末民国的名人。只是老王谢堂,一直是老百姓的家。即使故居院子里的雕梁画栋还在,高墙也挡不住街上的烟火。过去终于成为历史深处的尘埃。没有什么能抵挡时间的侵蚀。

也许只有吴侬软语的父母是短暂的,小巷是热闹的,丁香花般的女子是苏州文化中最长久的记忆。过去烟火与卷香混杂在一起,诉说着当年姑苏城的万千风华。

从平江路往南,几步之遥就是一个钢琴馆。运气好的话可以听一首《高山流水》或者《阳关三叠》。走在张家祥,你会遇到一个平潭博物馆,门票4元,免费提供茶水。如果你有时间,你可以在黄昏时听到开灯的声音。

在管柱里,连前世都处于恍惚状态。夜雨中的平江路,就像一个经历了世间风风雨雨的中年女人。安然。沉默。眉心之间,有淡淡的风霜痕迹,但他们并不觉得难过。

只有一点担心,隐隐的。春风一过,四月就被烟雨淹没了。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悦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dylvshi.com/28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