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周前 (07-13)  心灵鸡汤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在经历了立冬之后,气温急剧下降。早上,瓷砖上结了一层霜。细细的,淡淡的,轻轻的,贴在瓷砖上,像初雪,平静,静谧,让人感受到爱。

我特意找到扶梯,爬到瓦檐边,轻轻擦了擦,在瓦上留下了明显的指痕。我感兴趣后,在上面写了一个字“ Frost ”,很快就融化了。指尖还有一层薄薄的霜,很凉,渗入皮肤,顺着静脉走到心房,再传到大脑,只是为了缓解我动作的轻浮,从扶梯上走下来,转向自己。虽然我已经成年了,但我还有一颗童心。瓷砖比较硬,烧过的土变成另一种材料,可以快速散热吸热。还没欣赏够瓷砖上的霜伊一,便迅速销匿在晨光中,迷失了方向。

我想,瓦上的霜只有在明月当夜更迷人,才能长久,酿出醇香的诗情画意。

我床脚的微光如此明亮。会不会已经下霜了?月光如霜,在异国游子的诗里有乡愁的味道。当这个假想的霜叠加在那个真实的霜上,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宏大背景下,初霜细腻,不易察觉,寂静无声,水汽凝结。它在瓦上,在树上,在草地上,在垛上,在路上……,但只有在瓦上才能被举目的诗人观察清楚看到,然后/[/K12

瓷砖上的霜从来都不是悲伤。

宋代诗人杨武奎有《咏物乐·中多》;鸳月瓦霜明”开篇词说:“鸳月瓦霜明,绣帘烟云暖,人与人友好。云思衣,风清,抱紧她……”。汉宫的秦楼全是瓦片。鸳鸯和瓦片栖息在屋顶上,它们成对配对。在第一个霜降之夜,他们拥抱在一起,一边欣赏别人一边睡觉。这是爱的地方,爱的缠绵,飘香的颓辞。因为有了明霜,更显得可爱、温柔、动人。

瓷砖上的霜转瞬即逝。唐代张继的诗《赠姚云》说:“愿为石中春,不为瓦上霜。”陆游《读老子》诗感叹:“人生霜如瓦,不要靠坚强,不要小看自己的青春。”这瓦是浓愁的底座,这霜成了横荡的船,风雨交加。人生无奈,行走凄凉。时间就像霜,虽然光洁,却匆匆流逝。比如世界上所有珍贵的东西都是祝福,我们只能暂时借用享受,终究要还回去。

瓦是赋,霜是诗,生于赋,抒发情感和抱负;瓦是实的,霜是虚的,虚与实相互依存,但冰不同;瓦是一个艰难的人事,霜是一个缥缈的梦,而柴飞打开了一个不同种类的洞穴。在一个结霜的夜晚,黄色的树是黑暗的,瓷砖和白色的影子是小的,世界是多么的多,植被是多么的多雾。只有瓦上覆盖着青霜,清凉宁静,荣辱舒适。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悦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dylvshi.com/26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