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周前 (07-13)  伤感日志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毕竟,父亲回到了他工作了一辈子的山区,与简单的庄稼为伍。山风不朽,岁月悠长。只是父亲卸下了让他一生开心、不开心、快乐的生活重担,所以他不需要事物的艰辛和美好。

人生真的很短。几十年前没有你,几十年后没有你。走到生命的尽头,再回头,一切都只是浮云随风飘荡。我只是为我父亲感到难过。所有的孩子都成家立业,开始发家致富。经过几十年的努力,他和母亲终于可以休息一下,过上悠闲的生活。但他带着一身的痛苦再也没有回来。

我和父亲度过了他生命的最后一晚。我无助地看着他的无助。我和他谈过,但他不再回答。他的眼睛渐渐失去了光芒。这个复杂而美好的无奈世界,已经渐渐与他失去了联系。我握着他枯瘦的手,眼泪再也忍不住了。我说,爸爸,以前有几个孩子从来没有羞辱过你,以后也不会让你难堪。我们会好好照顾母亲、妻子和孩子,好好生活。

早上八点,我父亲离开了。农历十二月有点冷。初开的桃花已经悄悄地三三两两地吐出了嫩芽。春天来了,但我父亲再也见不到它了!

父亲离开时,我儿子只有三个月大。他只会好奇地看着忙碌的人。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毫无意义。多年以后,说起爷爷,他的记忆一定是空白的。但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的前三个月,爷爷还在这个世界上。当时爷爷在山里老家的床上动弹不得,小孙子在一个小县城的家里被暖宝宝包裹着。我把儿子的照片翻给了父亲,他说不清楚。他看了又看,微微笑了笑,指着他的母亲,让她也能看到。

十年前,我父亲能够在山里放牛。我女儿也是十年前出生的。女儿出生的前一天,父亲骑着骡子,赶着牛上山。突然,受惊的骡子把父亲扑倒在地,父亲的头被砍了,流了很多血。当我接到电话回家时,村医的二哥已经包扎好了伤口。通过检查,还好只是皮外伤,其他都没事。安顿好父亲后,我匆忙回到我的小家里。第二天下午,女儿出生了,因为缺氧,担心脑损伤,一出生就住院了。看着医生从一天前刚出生的女儿身上挤了又挤掉大部分的注射器血,我已经三十岁了,心疼得哭了。

我老婆怀女儿的时候,我住院做过一次阑尾手术。因为是小手术,所以没有告诉山里老家的父母。老婆大着肚子照顾我,很累。不久之后,我的父母仍然知道这件事。我爸爸在家宰了一只鸡,炒熟了送给我妈妈。我妈说我爸还在家里怪我,没跟他们说手术的事。我父亲是一个诚实的农民。他不是用好听的话表达他的关心,而是做他能做的。

我父亲年轻时是一名士兵。小时候看过他的学习笔记,很工整。虽然他的文化不高,但他努力工作。退伍后,我回到家乡,花了大半辈子的时间努力训练四个孩子长大。在最困难的时期,我们咬紧牙关,把四个孩子都扔进了高中或中专以上。这在我们这个贫瘠的山村是绝无仅有的。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有了人生最坚实的基础。

当我们的四个孩子都成家立业,生活变得更好的时候,我的父亲离开了!

三个多月,看着儿子出生,感受着迎接新生活的喜悦;看着父亲再次离去,品味着亲人去世的悲痛!一个是给我生命的人,一个是我给他生命的人。生死都伤了我的血和心。有人说,这个世界上,除了生与死,其他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在我不迷茫的那一年,我在短短三个多月的时间里经历了亲人的生死。

生与死之间就是我们所说的“生”。我还能说什么?如果生命存在,我们一定要好好活着,做好该做的事,珍惜最爱的人。没有人能预测,走着走着,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人离开,再也不会回来。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悦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dylvshi.com/267.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