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月前 (07-02)  伤感日志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每当东北大地被奇寒包裹,每当东北群山咆哮漫天大雪,一个特殊时代的特殊场景总会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它们不是油画,也不是电影中的一组或多组镜头,而是大脑精神发酵瞬间形成的不可磨灭的杰作。

20世纪40年代初,在一个接近年底的冬夜,一堆鲜红色的篝火在密林的空地上燃烧。大雪纷飞,山峰摇曳着长长的蛇形火焰。当风吹过时,那些明亮发光的火焰簇不时发出呼呼声。火顶上挂着一个小小的旧陶罐,热气在陶罐里升腾。一个高大的将军不时用他的大手往瓦罐里添雪。

篝火周围,有十几个精疲力尽的孩子,都是反联邦第一军青年营的小兵。深夜,雪还在不停地下,山风还在不停地呼啸。在这个零下将近40度的冬夜,孩子们非常累,或者蜷缩成一团,不管他们是醒着还是睡着了,仍然沉默不语。

将军害怕把孩子们冻僵。一边忙,一边不停的拍打着一个个的孩子,让他们起来活动手脚。有的孩子哼哼两声,或者翻个身,沉沉睡去。将军无奈的摇了摇头,笑了笑,然后挺直了腰板,从口袋里掏出枪,大声喊道:“紧急集合!”孩子们在睡梦中突然被这个响亮的声音吵醒。他们怔了一下,立刻提起枪,笑嘻嘻地站在将军面前。将军看着孩子们,发出了奔跑的命令。将军跑在前面,孩子们提着枪跟在后面,围着篝火跑。我不知道他跑了多少圈。将军感到很温暖,于是命令孩子们停下来,让每个人都围着燃烧的篝火坐着。将军又往火里添了些木头,把煮好的雪水分发给每个孩子。瓦罐不大。转了一圈,剩下的水不多了。将军起身又去捧雪。银色的闪雪被扔进瓦罐后,瞬间融化,水慢慢浮上来。过了一会儿,孩子们又听到了瓦罐里传来“咕咕”的声音。

“还冷吗?孩子们。”将军和蔼地问了一句。孩子们齐声喊道:“杨爸爸,不冷!”

看着孩子们稚气的脸,将军瘦削而有些疲惫的脸上露出了慈祥的微笑。将军又加了些柴火,篝火又噼啪作响了。在这个严寒的冬夜,这堆热量微不足道的火,给将军们和孩子们带来了无限的温暖和希望。

将军靠在一棵高大的树干上。他让孩子们围在他身边,靠在他的胸前,趴在他的腿上。然后,将军伸出他的羊皮大衣,给孩子们穿上。他看着这些青年营里的孩子渐渐入睡,才闭上惺忪的眼睛。

第二天,晨光微露,雪死了,篝火熄灭了,将军的眉毛和胡须上结了一层厚厚的霜,羊皮大衣上也结了一层雪,而孩子们则没有雪。当他们醒来时,他们仍然冒着一些热量。

将军带领孩子们埋葬了大火的灰烬,并命令他的部队转移。

青年营是将军设立的,最大的十八岁,最小的只有十一二岁。他们有的是烈士遗孤,有的甚至被路边捡走,有的自动加入为父母报仇。这些孩子在将军身边迅速长大,像其他士兵一样在白山和黑水之间战斗。孩子是将军的骄傲,手中的宝贝疙瘩。

除了军事任务,将军还要花很多时间和这些孩子在一起,尤其是在冬天。行军、打仗、露营的时候,他像父亲一样照顾这些孩子,洗脚、捡泡泡、暖脚。真的很贴心,孩子们亲切的叫将军“爸爸”。

这个温暖的冬夜只是这个严冬的花絮。今年冬天太冷了,我打不开门闩。在敌人日夜包围的日子里,每次部队转移到新的地方,就再也不敢生火,白天更好。当夜幕笼罩山林时,他们遭受了孩子们的痛苦。寒风刺骨,晚上很难入睡。频繁的调动,频繁的行军和战斗,不可能造出一些窝棚。今天转了,不知道明天会在哪里。因此,将军带领这些孩子建造雪墙,雪是孩子们的乐趣。在建造雪墙的过程中,将军变成了一个孩子。

雪墙又厚又高,所以当我们捡起一些柴火放在地上时,将军搂住孩子们,开始讲故事,慢慢睡着了……

这个冬天的故事是我在70年代中期野营的时候,东部山区的老乡们讲的。讲这些故事的人包括汉族和朝鲜族。后来他们在长篇抗战小说《呼啸军魂》中做了一些情节和场景,也做了另一部长篇抗战小说《寒冬》。

那个时代的冬天,在将军和孩子的平凡故事里,我终于体会到,他们在大难临头的时候表现出革命的情谊和人性的光辉,燃烧着一般的情怀和仁义!

如今,每到冬天,吉林东部山区就成了旅游胜地。人们聚集在那里滑雪,欣赏风景,泡温泉,煮雪喝茶,或者品尝山区特产,或者点燃篝火,边喝酒边唱歌跳舞。镜头里有无数美好幸福的画面。即使经历了三九天的大雪和山风呼啸,人们仍然享受着诗意的旅行和生活。

我们赶上了好时光!在太平盛世,衣食无忧,憧憬未来的无限美好。

那年冬天在那月,山林中的篝火和篝火旁的将军和孩子们;那些为了抗击日寇,收复失地,清理旧山河而宁愿为后人献出宝贵生命的烈士们……今天的好日子,是前辈用生命换来的。我们不应该忘记,至少,以冬天的名义固化冬天的记忆!

那个冬天比春天暖和。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悦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dylvshi.com/21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