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天前  短篇文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五十万,曾经!五十万,两次!”老村长一边喊,一边四下打量着大家,希望有人会突然再次举手。

“ 50万——”老村长正要宣布交易时,大林急忙走过去,把手机递给老村长。正要骚动的人群突然安静下来。“三叔,我是阿发。”免提电话已打开。“承包村里的山三十年我出一百万。”“阿发,开什么玩笑?”老村长一点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没开玩笑。我明天就还!”阿发坚定地说。

“你听到了吗?他送他弟弟100万!”老村长几乎闭上了嘴。“一百万,一次!一百万,两次!一百万,三倍!成交!”老村长象征性地扫了大家一眼。他知道大喊三声只不过是形式的需要。

这是十年前茅山村通过公开招标承包集体山林的场景。不要说一百万,就算是五十万,对于一个偏远山村来说,这也是一个天文数字,因为这个村子的集体经济收入自户均定额固定以来,一直保持着零的记录。所以这一幕,就像一种解脱,永远矗立在村民的心中。人们不能忘记的不仅仅是这一百万,还有小学毕业前就离开山村的阿发。阿发童年丧父,母亲改嫁。虽然一开始她和表妹在一起待了几年,但最后还是去和母亲和继父住在一起。

大林是阿发的童年,关于阿发的消息一直都是大林传出来的。起初,阿发在城里开了一个小书摊。后来他说要帮老板经营药材生意。后来,他说他开了一家大工厂做自己的老板。要不是这辛苦的一百万,人们早就以为大林是在为阿发吹牛了!“这孩子,从小就能看出他聪明!”很多人都表达了自己的感受。

用这100万元,村里将修路、建文化楼、翻新老水塔。这座古老的水塔长满了苔藓,它的木头竖立在山腰上。由于年久失修,水经常从缝隙中溢出。水不是被抽走的,而是被山上的泉水聚集起来的。山泉水经过沉淀过滤,直接引至家家户户。这样,村民们不用花一分钱就能享受到干净、香甜的自来水。

几年前,附近的村庄用集体山的承包资金铺了路,建了水塔。承包方铲平原始生态林,然后种植所有速生桉丰产林。那些原生态的森林,虽然高高低低,歪歪扭扭,看起来像是成不了木材,但是看到它们转瞬间被铲走,真的是让人心碎,所以茅山村的山一年一年的拖着,没有给人承包。这一次,要不是水塔濒临倒塌,不修路,就会把村村通的路硬拖下去,老村长也下不了承包出山的决心。

虽然重建了水塔,打通了硬路,但老村长并不高兴。阿发拿到山的承包经营权后,一天、一个月、一年都没有回来。

十几年里,新村长接替了老村长。阿发自己也没出现过,除了派人回山打几下。这让那些早就期待看到阿发回归家乡的人感到失望。甚至有人怀疑阿发是书摊,没钱开发这几百亩大山!新村长也多次向大林打听情况。听选了说,阿发回了好几次电话,说是小时候上山挖鸟窝下河争水,问小溪是否还在喷涌,河水是否还清澈见底,不提开山做生意。

说起溪流,人们注意到附近几个村庄的溪流除了自己的村庄外都逐渐断流,生产生活基本靠抽地下水,地下水位逐年下降。他们不仅可以在茅山村免费享受山泉水,还可以储存溪流漂流,利用绿水青山发展乡村旅游,建设生态文明村。

乡村旅游启动以来,茅山村集体经济不断壮大,年收入从10万增加到几十万。就在新村长盘算着如何扩大经营规模的时候,大林突然听到阿发关闭大厂的消息。这可把大家弄出来了!这次阿发好像真的要回来种桉树了。如果你在这座山上折腾,水就成问题了。恐怕你得向附近的村子学习抽取地下水!

是新村长,脑瓜子转得快。他立即想到与阿发友好协商,解除合同协议,退还合同款项。他的想法得到了村民代表的一致支持。但是,虽然村里这几年有了一点收入,但是很难一下子补上一百万。另外,不知道阿发会不会提出利息补偿!

就在大家都在为筹钱发愁的时候,大林赶紧进来说阿发决定明天再来。明天再来?有什么意义?只有他自己?“我只是说回来看看,没有具体说什么。”大林不明白村长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疑问。

“回来看看就行了?”村长似乎在黑暗中看到了一丝光亮。“大林叔叔,请拨电话。我会和他谈谈。”

“法叔!”村长没见过阿发,只知道阿发和大林是同行。“村民们都盼着你呢!哦,明天再来?欢迎欢迎。什么事?捐一百万?不,法叔不客气。我们村欠你的够多了。你怎么能再捐一次?”

“你在哪里说的?我们村什么时候欠我的?”只听那边阿发说,“这钱原来是村里的。我现在不开工厂。我转让了碳排放权。这个排放权比我们村的几百亩青山还多!你有建设生态文明村的好名声!太神奇了!”

虽然村长不明白什么是碳排放,但打完电话后,他看起来就像一只刚刚把云磨破的鹰。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悦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dylvshi.com/167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