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小时前  诗歌精选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在我们人生的漫长旅途中,我们每个人都会对自己经历过的事情有所思考,就像那些在途中迷失的朋友一样,总是值得思考。这些不寻常的事情,一些神奇的时光,一些温柔的岁月,或多或少对你的生活产生了影响,比如我的德国推手。

我家的推手比我进得早。就我记忆所及,我能看到大部分都是新的。可见我在家里度过了很多春夏秋冬,可以在我面前装老。一直放在我书桌的柜子里,成了我当时家里的一个物件,也成了我脑海里的一个印记。

推动器由不锈钢制成。乍一看,有点别扭。因为左手柄是固定的,右手柄是活动的,所以两个手柄的角度由于方位固定而偏离,使得一边大,另一边小,不对称。它不同于通常的两边移动的对称推子。后来听说这还是个理发器,还是“德国产”。说这种理发器剪头发的时候更容易抓是很有道理的。固定的左手握法更能把握剪发的趋势,灵活的右手握法更能把握剪发的力度。从此我消除了对这个“推子的偏见。

我父亲把这把理发推子视为珍宝,他还用它来练习美发技能。他平日保养的很好,经常擦,滴油,润滑。如果他遇到一个发型很好的人,拿出来擦一擦就好了。我父亲常年给我和哥哥剪头发。邻居来家里找理发。我父亲总是给予他想要的一切。他拿出理发器擦了擦,开始理发。他说他父亲很有耐心,理了个好发型。不知道爸爸的理发技术好不好,或者这个德国理发剪好不好。

我根本意识不到这个德国推手的美。可能是因为这款理发器用久了,也就是经常说“比较老式”,但是润滑和咬合都不是很好,剪头发的时候经常夹头发。每次爸爸给我理发之前,我心里都害怕。有时候剪头发的时候推拉头发会疼,还会大喊:“哦,剪头发会疼。”我爸然后停下来,卸下推子,吹了吹毛渣,往推子头上滴了几滴热油,然后又推了推。好多了,大部分都能顺利推进。有时候中间擦几下滴几下热油就能把头发剪完。每次理发都变成挠头的事。所以,因为我的发夹,我想起了这个推手。

虽然这个推子夹住了我的头发,但我并不反感。因为凡事都有利弊,不可能那么完美。我有时候会拿出推进器玩玩,以后想用它学手艺。长大后有一个人找我理发,那就是我叔叔和哥哥。他对我说:“兄弟,请给我剃个头?”我说:“我不会刮胡子,等你叔叔回来给你刮。”他知道我爸很忙,很少有时间,就催我说:“没关系。不能剃的话可以剃‘灯泡’”。站在我旁边的妈妈看到哥哥的头发很长,就又这么说了”我不能拒绝,但是我心里真的没底,所以不放心地把推子拿出来。

当我弟弟在葡萄架下的树荫下坐下时,我开始给他理直气壮。我把他摆正了就不摆正了,手都有点抖。因为理发讲究,长度要从上到下把握,对称要从左到右考虑。你不能只是拿起理发剪来理发。我看着发型越来越不一样。这一刻,我想起了人们常说的:“你看你剃光头,就像它叫什么。”“谁给你剃的头?就像间谍一样。”想到这,我更不敢和哥哥说话了,说:“怎么办?我不会管的。如果我再经营下去会很难看。”我哥好说话:/“不然刮‘泡’就行了。”我说:“刮‘泡’也不行。”当时我很着急,骑虎难下。我后悔弟弟找我理发,剪不好。没有金刚钻,我不应该停止这件“瓷器作品”。

我左右为难的时候只听到街门“吱呀”开了,进来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我问候了一个人。她看到我在理发,就问:“剃头发?”我说:“嗯,我不会刮胡子。”我妈听到有人来了,赶紧从正房出来介绍:“这是你们乡计生办的蒋阿姨。她自己给孩子们剃了头发。正好,叫你蒋易帮忙刮胡子。”我就是拿不起来我的八条腿,就说了句麻烦之类的客气话,毕恭毕敬的递了过去。

蒋易接过推进器,看着我推进的程度。稍微想了想,就来玩了。乍一看,我是个老手。“三次,五除二”。只过了几分钟,我的发型就突出来了。我看着自己,佩服自己。

当时我就想,一个女人把头发打理的这么好,不容易啊。不知道平日里投入了多少心血。现在我觉得理发也是一门艺术,想学好这门艺术,就要好好学习。光有热情和冲动是不够的。我永远不会忘记我遇到的尴尬局面,我也会记得我第一次用的那个德国推手。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德国推手消失了,留给我的是对过去的深深思念和回忆。那把剪刀剪了我的头发,我用那把剪刀剪了我难忘的头发,留下我的笔迹陪我走过不平凡的时光。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悦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dylvshi.com/14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