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6-24)  短篇文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天气晴朗,所以我去了乡下的老家看我妈妈。我妈跟我打了个招呼,从里屋的樟木盒子里搬了出来,里面堆满了叠得整整齐齐的土布。单色、彩色、格子、条纹……妈妈慢慢拿出来,一个个放到院子里晾干。那场战斗就像一个孩子静静地沐浴在阳光中。

我帮妈妈风干。手指轻轻地滑过布料,虽然粗糙,但温暖而瓷。拿起一匹马,仔细闻闻。在靛蓝的独特气息中,我仿佛闻到了童年的味道。

母亲搬来一张小板凳坐在门前,手里拿着针线,偶尔抬头,眯着眼,看一会儿土布,然后心满意足地低下头,继续穿针。

我发现我妈这个时候很美,像尊优雅的雕像。我妈年轻的时候在织布机前忙活,脑子里又浮现了一个场景。

在六七十年代的农村老家,编织意味着女人的勤劳与懒惰,心灵手巧与弄巧成拙。如果一个女孩不会纺织,她会被她的人嘲笑,甚至她的父母也会受到责备。她不贤惠,但她父母领导。所以我妈12、13岁就开始跟我奶奶学纺织,比读书重要。

在我的印象中,我家的角落里一年到头都有一个纺车。那时候妈妈年轻漂亮,留着长长的辫子。她经常坐在纺车前,右手摇着纺车,左手拿着事先搓好的棉条。随着纺车的转动,棉条在母亲手里会神奇地变成细细的棉线,均匀地绕着棉轴转圈。

编织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妈妈白天要下地干活,所以织布只能晚上做。每天晚上,昏暗的灯光下,妈妈有节奏地踩着织布机的两个踏板,上面的经线会上下变化。两只灵巧的手在织布机上来回穿梭,在无数次推拉之间编织出一块块坚韧、平整、干净的土布。很多次晚上醒来,看到妈妈还坐在灯下,忙碌的身影成了我童年最熟悉的风景。

当时姑娘结婚的床单都是家纺布。你嫁的乡巴佬越多,你的生活就会越好。嫁妆里没几个像样的床单,就会被婆家笑话。妈妈总说给我多织几匹马,然后让我关注我的婚姻。所以我妈煞费苦心编织了一匹又一匹的马,每匹马都用足了心思,希望我的未来繁荣美好。

可惜到我结婚的时候,布料已经不流行了,商店里买的床单被套也远比我妈织的布料光滑多彩。我妈辛辛苦苦织的土布,并没有成为我的嫁妆,而是被压在樟木盒子里束之高阁,只是偶尔翻出来晾干。

太阳已经西斜,阳光不再温暖。我和妈妈把布放回樟木盒子里。我妈一边在布上搓手,一边淡淡地说:“这些本来是给你织的,可惜你再也用不到了。……”鼻子疼,感觉眼睛湿湿的。我努力不让眼泪掉出来。我笑着对妈妈说:“妈妈,现在流行复古,土布又开始流行了。我想带两匹马回去,用它们做床单枕套,然后做一件旗袍。……”我妈浑浊的眼睛突然亮了。“真的吗?”她兴奋地叫着,忙不迭地从樟木盒子里拿出几堆,放进我的车里。“喜欢就多拿。”母亲笑了,她的笑容在阳光下格外灿烂……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悦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dylvshi.com/14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