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6-21)  心灵鸡汤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走在南国公园里,我们不仅可以呼吸到新鲜的荷花香气,还可以重新闻到远处的青蛙,遇见久违的花朵。忙碌了一天,还有什么比这更愉快的呢?

沿着荷塘散步,一边“啧啧”赞叹。赞荷叶长得快,有风景,就像哪位丹青大师连夜画的。“荷叶何。”我和老婆几乎同时脱口而出!

转过荷塘,老婆挣脱我的手,指着岸边惊呼,“!浆果花!”本来想责怪老婆失态,但低头一看,夕阳下一簇簇的花五颜六色,让人心旷神怡。

现在是初夏,在我们国家看到这些花并不奇怪,但这是一个喧闹的城市,一个人们行走和匆忙的公园!难怪一看到花,老婆就大叫,不理那么多走来走去的男女老少!

稗草花是稗草树的花。仁子,学名桃金娘,又名任山、吴仁,潮汕地区称多妮。仁子生于南方,在两广丘陵地区十分常见。稗草花呈梅花状,有红、白、粉、玫瑰红花瓣和金色雄蕊。我们喜欢伍兹和伍兹小姐,不仅因为它有美丽的花朵,还因为它给我们留下了香甜可口的水果。还有很多比稗子更漂亮的野花,如羊角、涩麻头、爆牙狼等。,它们绽放得灿烂而惊人,但它们的果实似乎用处不大,所以我们很多人可能都不记得它们了。

稗子果实是一种紫色浆果,经历了从绿色到黄色,再到紫色,最后到黑色的成熟过程,果实形状逐渐由椭圆形变为鼓形或球形。红色的还没熟。我们称它们为红头羊。成熟了,全身乌黑发亮,我们叫它稗子,而成熟了又大了,它就叫大稗子。大稗的直径可达两厘米。在这里,“娘”,我们客家话发音真的很夸张,声母不是“n”,而是“B”;没有final “i”,由初始与“ang”直接碰撞而宣告。杨阴平,声音浑圆而短促。随着一阵稗子的声音,稗子鼓鼓的,渣子好像溅到嘴里了。要成为一棵稗子,尤其是大稗子,一个需要养分,一个需要时间。低丘缓坡,人光顾频繁,稗子的果实很少长成大稗子。大娘娘腔往往在岩石附近,荆棘丛中,或者废弃的坟茔周围。从这些地方采摘水果不仅需要体力,还需要勇气。大稗皮薄肉厚,味甘。在温饱还是问题的那些日子里,它无疑是我们孩子中最受欢迎的!

夏末秋初是成熟的季节。在这个季节,采摘浆果自然是我们孩子最重要的活动。大人忙着插秧,一般没时间管。我们称之为采摘稗子果实。最好中午去捡稗子,太阳最烈,浆果最甜。烈日下满山跑,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也是乐呵呵的。农村的孩子看起来黑黑的,大概就是这个时候晒的吧!成年人插秧的时候,让我们种稗子树吧!一天下午吃饱了,突然向朋友求婚。把山上的茴香树移植到自己家的前后,花开的时候赏花,果实成熟的时候想摘就摘,想想就醉人。最积极的回应是邻居姑娘平,扶苗、种地、浇水、忙。我应该叫我哥几个月,但是她发音不准,所以经常叫我“ Addo ”。平时,我们得带她一起去捡稗子。况且石头很危险,荆棘里会有黄蜂,墓坑附近有鬼。所以,在捡大稗子的时候,她只能乖乖地靠着等。当我们探身伸出手去捡回来的时候,她会捡起自己的衣服和脚。我们喜欢和她玩捉迷藏,总是走着走着,突然把她丢下驱散,躲在一米多高的大帐篷里。当她到处寻找,看不到任何人,急得快要哭出来的时候,我们又从稗子里蹦出来,逗得她哈哈大笑,睫毛上也沾满了泪水。我不知道她是害怕还是高兴。有时候我们一边捡稗一边唱客家山歌:“捡稗,捡稗,捡岭头的稗。用左手捡起来扔进嘴里。用右手捡起来等老公。”虽然我还是不太明白“等老公”是什么意思,但是当我们合唱这首《拾稗》的时候,平羞愧地扭过脸去。在山坡上,我们不能摘大稗子,我们经常取笑它。难怪平一提到在房子旁边种稗子就热情这么高!然而,正如我们所希望的那样,尽管我们已经把它照顾得很好,过几天太阳一出来,稗子就枯萎了。而且试了很多次,结果都是一样的。所以我们得出结论胡芦巴树不能被人利用!

茴香树没种,但我们还是要长大。从无拘无束的和孩子玩耍,变成了小学生。好像是三年级之前,平和亲戚一起进城读书。前几年,每到寒暑假,她都会回来和我们一起玩吃石头、攻堡垒、跳飞机等游戏,给我们讲城市,教我们唱新歌。不同的是,头发已经从辫子变成了齐耳长的运动服。脸变得白,圆,略丰满。哦,用今天的话说,叫婴儿肥。声音清脆。虽然我们爱听她的声音,爱看她的样子,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很少回来,再也没有回来过。一开始,我们根本不相信。一个小村姑去城里读书,看完就没回来。

花儿年年开,果实一劳永逸地成熟了。我们还在山野追着玩,但是有一个小女孩总是喜欢跟在后面。稗草开花的季节也是东南风渐起的时候。我们利用东南风放风筝。我们摘下稗子,让风筝高飞。看着风筝穿过云层飞向蓝天,我们想知道平是否看到了我们在城市里的风筝和他家乡的花。风筝一旦断了,就越飞越远,慢慢变成一个点,直到最后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我们不焦虑,不难过,因为我们相信,带花的风筝,一定会落在平坦的校园里。在另一端,郑萍拿着花,给城里的同学讲任山的故事。

城市里没有花,这不仅是小时候知道的,也是很多年后我们进城时看到的现实。现在看到了城市的繁荣,农村建了公园,装了路灯,建了超市和广场,还表演了广场舞。村伯先生的《不再仰望城市》描述了这种新的农村面貌。农村不能再仰望城市,但城市似乎无法停止回归农村。看到了吧,都市人干脆把小区叫做村,明明是高层建筑,却要把屋顶倾斜成传统的农村民居瓦,钢筋混凝土还种花草树木“四代住宅”。不要浪费任何时间,蘸着水储存,看缝里的绿色,一点一点地复制乡村风景。老树,一群群花草,像当年洗脚下田的农民,带着美好的向往或被各种说不出的欲望驱使,忙着在城市里安家落户。一个周末的早上,看到一个园丁在种茴香树,不禁想起小时候的场景。平未能如愿,失望之情自然油然而生。于是,我睁大眼睛问:“这棵茴香树还能活着长出来吗?”园丁睁大眼睛看着我,没有回答。就像一个老农看着城里一个小伙子指着秧苗问:“这是韭菜吗?”

我错判了时空,从小形成的观念挥之不去。其实今天在这个现代化的城市里,在一个树木葱郁的居民区,在你老家村门口遇到一棵老树,已经不算什么了,更何况满山的汾子树!华南公园有植物636种,其中可命名的花卉有325种,还有很多无名的花!这些花和树大多是移植的。他们和睦相处,花和野花没有区别。就像这些行尸走肉,谁是城里人,谁是农村人?我说不准,我对我的孩子没错,混在这个群体里!

走在南国公园里,我们不仅可以呼吸到新鲜的荷花香气,还可以重新闻到远处的青蛙,遇见久违的花朵。忙碌了一天,还有什么比这更愉快的呢?看着老婆停下来盯着稗子,突然发现老婆也是城里的稗子花。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悦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dylvshi.com/12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