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天前  日志文章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在皖南的群山中,有许多像他们家乡一样坐落在山坡或山顶上的小村庄。白墙蓝瓦的房屋在苍翠的群山中闪烁。从山脚下望去,让人怀疑自己是遇到了幻想还是海市蜃楼。当你明白它也是世界上所有生物的居住地时,你一定知道它有1000多年的历史,因为根据李的家谱,我们李氏家族的祖先为了躲避黄巢的混乱,从北方逃往南方,并在宋初前后定居在这个小山村。在沟壑、丘陵、起伏的群山中,我发现了这么大一块宿营地,这让我常常感叹先辈们不屈不挠的开拓精神。

我家乡的环境真的很好。几条纵横交错的溪流,像一群战斗的龙,狂野地向山下奔去,留下一个到处都是悬泉的瀑布,从深不见底的深潭中奔涌而出。四季山中没有休息,尤其是秋天,当结霜的黄栌和红枫点缀着周围深蓝色的群山,你就会知道为什么前辈说“秋天的山明净如妆”。

事实上,1000多年很快就过去了。预计从上世纪末开始,村里的人口越来越少。一些家庭在山脚下安家成为新的平顶房屋,一些家庭搬到县城甚至其他地方,使小村庄失去了活力。清晨或傍晚,只有几个炉子冒出的烟显得那么孤独寂寞,就像一个小村庄的呼吸,有点困难。

今年仲夏,山村里下了几场暴雨,引发了山洪。几天后,我回了一个晚上的老家。虽然长时间无人居住,但好在屋顶坚固,地势高,百年老宅安然无恙。

下午在田城逛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年轻人坐在溪头,在千山崖上像刀削斧一样写生。我认出它是我远房叔叔的孙子,但我叫不出它的名字。看着他的专注,我没有打扰他。吃饭的时候,舅舅带着孙子,捧了一盘荞麦饼让我尝尝新的。刚开锅的荞麦饼,那么浓的山野风味,瞬间把我带回了童年的荞麦田,自然唤醒了我心中沉睡多年的一首童谣:红杆,白花。黑种子,做灰饼。

说起家乡生活的匮乏,考虑到家乡的前景,我有点难过。然而,这位未来的画家自信地告诉我,许多商人对他们家乡的村庄很感兴趣,并计划将其建设成艺术村或休闲胜地。我说这是真的?年轻人鄙夷地看着我,这让我很开心。

晚上,我在老房子的院子旁边放了一张凉爽的沙发。老房子附近的一棵金钩树的叶子偶尔会落进天井和凉榻里,有了叶子,更多美丽的星光落在群山之上,仁慈地抚慰着落入无底洞的宁静村庄。在沉睡中,我梦见了去世多年的祖父和父亲,仿佛也看到了山村后生子种草的蓝图。他们一贯严肃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悦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dylvshi.com/113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