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天前  诗歌精选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在宁夏与内蒙古交汇的贺兰山深处,有一座山城叫碳酸盐井。这个城市很小,但是海拔很高,大约1400米。它的产品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它以生产煤炭而闻名。如果它停止生产煤炭,这座山城将不复存在。

一个冬天的晚上,我坐班车进山。到了沟里天就黑了,但是上山的路才刚刚开始。一路上,不时有卡车拉煤,车梆子壮如小船,或爬或降得慢。在路的拐角处,你会看到一边是陡峭的悬崖,另一边是深深的沟壑。开着灯,窗外的能见度越来越低。在你的感觉里,车上浮下沉,乘客向左倾斜,向右下降。很远的地方,山腰上有几个亮点闪烁,然后有人喊停。门开了,一个人和两个人在呜呜的风中走了下去。车子起步慢,离可行不远。又到了有人喊下车的时候了。然后,车里有人叹了口气:“!这是什么地方?你是原始部落的吗?石潭井人以前就是这样生活的!”石潭泾的一位同车司机听了之后说道:“没有这样的生活,我们怎么生活?”在矿区的人眼里,这一切都是完全正常的。往前走,街灯亮了,小区灯亮了,矸石山上灯亮了,选煤楼灯亮了。……眼前一片灯海,炭井到了。

从空中往下看,炭井就像一个锅坑,四面环山,一条铁路和一条公路并行,这是它与外界交流的唯一通道。铁路沿线有矸石山、选煤楼和一些矿山。远远望去,可以看到矿车在矸石山上爬上爬下,还能听到机器的轰鸣声和一两列火车的啁啾声。高速公路两侧有许多建筑,包括企业、学校、医院、邮局、银行和政府的办公楼,居民的住宅楼,商场、餐馆和舞厅。由此延伸,山、谷、高、低、楼、平房无序有序地矗立在独特的景观中。

石滩井山作为贺兰山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巍峨、粗犷、壮美、古朴。经过长时间的风吹日晒和地质变化,断裂处露出了煤石的条纹,透露出黑色的气质。山上植被稀少,只有酸枣、沙蒿、发菜等耐旱植物,地面松软。即使偶尔长出一两株松树或榆树,它们也不高。所以山是深蓝色的,就像煤矿工人的脸。如果下一两次雨,过几天大山的深色皮肤上会出现一些绿色。这座山是一座多岩石的山,即使雨水不多,也会引发山洪。因此,公路旁的一条沙河通常被用作排水沟,一旦下雨,它就变成了泄洪沟,维护了石炭纪水井中10多万人的生命财产安全。

石滩井多山但缺水。人们的饮用水主要通过管道从山外的山沟进口。由于多年的漏水,政府每年花费数十万美元进行管道维护。即便如此,每年夏天,仍然有一些居民缺水。因此,节约用水早已是石潭井人的共识。但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在南方八号泉附近,一股清泉从山脚溢出,含有偏硅酸、锶、镁、锌、钙等十多种微量元素。,已经被潭荆门的聪明人用来做矿泉水,打造了小松山的品牌。

风是石炭纪油井的主要特征。近年来,随着环境的恶化,沙尘暴频繁袭击西北地区,即使是雄伟的贺兰山也阻挡不了它的去路。刮风时,沙子和煤尘漫天飞舞,甚至覆盖天空,使人无法出门。尤其是在春天风大的季节,新洗的衣服不到两天就需要重新洗一遍。据说石潭井的一个人去外地出差,在火车上遇到一个南方人。聊完之后,南方人得知自己是宁夏石滩井人,就问:“听说那个地方经常刮风。”坦坦井的人回答:“他也不怎么刮。一年刮两次,一次只刮半年。”话是笑话,风是真理。记得1993年,央视“心连心”艺术团去石滩井慰问演出,正好赶上刮风的日子。风卷起沙子,漫无目的地往人们头上浇,但演出场地仍然挤满了人,不得不动用许多警察来维持秩序。当时现场的一位著名演员也感叹:“我由衷的佩服大家生活在这么艰苦的环境中,这么热情乐观。”其实炭井一年四季都不可恶。夏季风很少,炭井也有可爱的一面。是个避暑的好地方,海拔高,气温低,蚊虫叮咬少。

石滩井的经济主要依靠煤炭及其衍生的第三产业。但是,作为一个深山的矿区,不可能像一个现代化的城市一样,规划、建设、开发石炭井。即便如此,炭井还是一派繁荣热闹的景象。当然,最热闹的地方是红灯市场。市场内衣、服装、日用品、烟酒批发,一应俱全。市场上挤满了来来往往的人。所有摊位,无论是鸡、鸭、鱼、肉、蛋、禽、菜、果、菜,均分类摆放有序。买家经常挑挑拣拣,货比三家,而卖家却斤斤计较。这时候,吆喝、讨价还价、讨价还价,响成一片。听口音,买家经常是从南方转到北方,而卖家大多是河南人。所以有人说整个菜市场都被河南人垄断了。的确,河南人最会做生意。不仅仅是在石滩井,全国几乎都有河南人的踪迹,无论走到哪里,他们总能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勤奋努力,站起来好好生活。石井的河南人也为一些懒惰的西北人树立了榜样,让他们感到羞愧。因此,一些曾经在家闲着,靠丈夫和父亲的工资生活的妻子和孩子也学会了技能,开始了临时工作,开始做生意,靠自己的劳动生活。

有人可能会说,生活在这么偏远小地方的人,一定是保守落后的,其实不然。只需研究石炭井的人口组成即可。这里的居民,从源头上来说,包括早期矿业建设时期的搬迁移民,志宁的青年,农村的知青,以及通过招工来的工人。从籍贯来看,有东北、北京、天津、上海、河南、河北、山东、山西、湖南、陕西、内蒙古等。从民族来看,有回族、汉族、满族、蒙古族等。一位曾在石滩井工作过的退休工人在谈及此事时动情地说:“在石滩井,除了西藏,其他省份的人几乎都有。可以说,石滩井矿务局刚成立的时候,得到了全国各地的支持。”不仅他们来了,他们的妻子和孩子也陆续来了。长期融合的结果,这个地方有所有的生活习惯,懂所有的方言。每年走亲访友、出国旅游、留学的人,但在他们的影响下,这里至少有保守的思想和观念。所以,只要在外面受欢迎,在石潭井人们买得起,这里很快就能买到。

石炭纪水井的历史发展也有一个辉煌时期。那是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煤炭行业的情况刚刚好,矿务局工人的工资远远高于其他企事业单位。石滩井人的生活环境虽然差,但是手里握着很多钱的时候有足够的信心。后来随着煤炭市场的萧条,煤炭资源的枯竭,国家开始调整对煤炭企业的政策,四矿、三矿、一矿、二矿相继破产,石滩井人民开始整体搬迁到大武口区和贺兰县。作为一个矿区,石滩井曾经为祖国的能源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但现在已经完成使命,离开了历史舞台。

去年夏天,我怀恋着回到了炭井。不用说,曾经生活过的建筑和房屋,现在要么只是破砖破瓦,要么被夷为平地,被绿树苗覆盖。曾经熙熙攘攘的市场依然存在,但过去的喧嚣已不复存在。一些留守的老人三三两两地聚集在墙下,或下棋或聊天,就像是落后的山民的慢生活场景。最终华丽之后,炭井是平的。所以,触景生情,写下以上文字,是对父母和曾经生活过的地方的深深眷恋,也是对遗忘的纪念。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悦诗文章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dylvshi.com/113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